• 注册
  • 墨然回首 墨然回首 关注:0 内容:17

    “墨”然回首,无需相煎急!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墨然回首
    • 墨客战士

      墨然回首思井田,井通墨客并蒂莲。

      井田制后墨家兴,墨客起为井通赋。

      2020将近,不经意间,接触MOAC(墨客)已过两年。

      初识区块链在2018元旦前后,那时最打动内心的其实是井通墨客的名字,这源于个人对历史的喜爱。究天人之际,通估计之变,“井” “墨”二字一直在读史者心中有着独特的地位。

      今人常说水井,饮水思源,井源自于“井田制”:“井”在汉语中,本和田联一起。三代之时,道路和渠道纵横交错,把土地分隔成九宫格一般的方块,九宫格中间两纵两横的形状正是“井”字由来,因此称做“井田制”。

      “方里而井,井九百亩。其中为公田,八家皆私百亩,同养公田。公事毕,然后敢治私事。”井田属公室所有,分配给庶民使用,不得买卖和转让井田,还要交一定的贡赋。

      当代国人从小耳濡目染商鞅变法“废井田开阡陌”,多误以为“井田制”是落伍时代的旧事物,而未解其“为民制产”的内在精神。

      照中国三代时的封建观念,一切土地全属于贵族,平民并无土地所有权。诸侯们在其所居城郭之外,划出一部分可耕的土地,平均分配给农民,按着年龄受田还田。

      每一农民,在封建制度下,绝不许有私有的土地,但税收制度则甚为宽大。依照井田制的标准形式论,每一家受田百亩,这是所谓私田,八家又共耕公田百亩。但所谓私田,只照收益言,并不指土地的私有。

      每一农民二十岁受田百亩,六十岁还归公家。在此期间,他一面享有这百亩田的私收益,但须联合其他七家,参加耕种公田百亩之义务。这一百亩公田,成为一个小型的集体农场,由环绕它的八家农民共同耕作。贵族握有土地权收益大约等于征收田租九分一,农民则有恒产作为生活保障。

      但井田制度,在春秋末战国初一段时期内,便逐步变动了。随着税收制度的变动,逐渐社会上的观念也变了,遂成为耕者有其地的形态,此即封建制度下井田之破坏。

      而商鞅变法“废井田开阡陌”的临门一脚,井田制彻底破坏了,现在是耕者有其地,土地所有权转归给农民了,然而相随而来的,则是封建时代“为民制产”的一种均产制度也破坏了。

      有些农民增辟耕地渐成富农,有些贫农连百亩耕地也保不住,经由种种契约而转卖给富农。既是土地所有权在农民手里,他们自可世代承继而且自由买卖。与私有制相引而起的,则是贫富不均,此在中国史上谓之兼并。

      井田崩溃,兼并不绝,“为民制产”精神荡然无存,民无恒产则无恒心,土地兼并成为此后历代动乱之源。

      井田崩溃时,幸有“墨家”在中国文明史上树起了一面独特旗帜,迭遇凛凛风霜,终究猎猎飞扬。这面旗帜上,用鲜血写着大爱,写着和平,写着平民,写着理想。

      古老的中国大地上,曾经跋涉着一个夸父逐日的大师,摩顶放踵,载渴载饥,目光如炬,步态赳赳。大师的身后,聚结追随着一群年轻奋发的通才名士:

      他们身着布衣,赤着脚板,行囊中背负着几卷竹简几件衣衫,手中提着一口随时准备出击的阔身短剑,风餐露宿脚步匆匆地奔向遭受侵略的弱邦城邑;

      遭遇强敌,他们赴汤蹈刃,死不旋踵;消弭战火之后,他们立即折返,既不图报,更不索恩;

      即或于饥渴夜半,面对不愿接济他们的负恩民户,他们依然平静如常毫无怨色,依然脚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山野营地,立即开始桑麻耕稼读书习武的自立生活;

      辄闻警训,则立即再度出动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直至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消失,直到他们的理想消弭在广袤的历史天宇······

      这,就是被历史遗忘了两千余年的墨家。

      墨家是中国文明史上最为奇异的一道信仰光芒!这道特异的光芒,刺得所有的庙堂力量眼睛发花,倍感威慑。惟其如此,墨家难以见容于稳定的大一统时代。墨家的遁迹,几乎是必然的。不遁于秦,必遁于汉,也是必然的。

      墨家迅速进入历史的冻土地带,如何“为民制产”?也成为千古难题!

      历史上井田制、均田制、租庸调制度的存在,都需要得天独厚的条件,这些条件包括:人口相对较少而且几乎没有流动性、国家资源绝对丰厚、国家能力空前强大,这三个基本条件,缺一不可。

      否则,即使国家掌握着最先进、现代的货币工具,面对千百万马铃薯一样流动性的人口,要给每个百姓逐一“制产”,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    幸运的是,区块链技术的出现,为破解这个千古难题,真正做到“为民制产”提供了天赐良机。

      区块链技术是互联网的下一次升级,是构建价值互联网的重要技术。我们把区块链技术看成是一个生产关系的革命,为什么是生产关系的革命?我们现在的社会其实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,但是经济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分配机制。

      影响资源分配的有三座大山,第一座就是整个金融的门槛,第二座就是整个社会长期所存在的金字塔的结构,第三个就是信任,就是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整个商业社会的不信任。 

      区块链正好对三座大山一一破解,让我们所有的应用、数据,信息全部都进入到互联网上,提供整个数据的联动和互通。

      区块链有可能解决“为民制产”的千古难题,而井通科技作为深耕于国内的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引领者,一直在默默坚持为此奠基。

      井通科技区块链底层技术发源于硅谷,公司核心团队由硅谷和囯内顶尖的区块链技术人员以及金融、电信、安全、大数据等领域的行业专家组成。

      2011年,华人科学家在硅谷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区块链研发团队,这是井通科技的前身。2014年,井通科技正式推出可支持商业应用的底层技术平台。

      井通在发行的时候,定位未来支持“一带一路”框架下,作为人民币国际化下,进行跨境支付的商业体系。因为考虑的是未来会有1亿,甚至6亿用户这种的规模,发行了6000亿个单位。6000亿看起来很多,但这正说明井通不是出于方便炒作的角度,而是如何方便使用的角度做出的发行。

      “一带一路”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关系未来所有中国人的福祉,井通从起点上就具有“为民制产”的井田制精神,“井”通亿兆生民,实至名归。

      井通默默耕耘数年后,区块链概念在2017年遽然火爆,被炒作红得发紫。接鼓传花的虚拟币炒作泡沫造就的一夜暴富神话,让稳扎稳打定位区块链技术服务实体经济,服务产业升级,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及人民币国际化国家战略的井通科技内部也出现了人心浮动。

      天道昭昭,变者恒通。井通缔造者井底望天井大审时度势,在推出井通“珠链币合”策略的同时,点燃了更激奋人心的MOAC(墨客)公链

      2018年4月30日22:00,MOAC(墨客)区块链底层网络上线运行,其独创的分层分片、异步调用技术等极大的提高了区块链网络性能,特别是子链技术,将支持10000+DAPPS落地,标志着区块链从以太坊发token的2.0时代进入由墨客链率先引领发子链的3.0时代。也意味着传统互联网即信息互联网,向新一代互联网即价值互联网演进迈开了最关键最坚实的一步。

      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,一直在追求更方便快捷的价值交换,交易方式经历了三个阶段:物物交换、一般等价物交换、信用经济。

      传统模型中,每传递一次物流和资金流,越有3倍的信息流产生和传递,互联网接入后,可以在同样的时间传递100倍以上的信息流。

      信息的充分沟通,使物流和资金流得到优化。但是由于传统互联网本身解决不了信任问题,即使可以高效地实现信息和有价凭证的传输,也依然要引入第三方背书解决互信的问题。

      这个难题,随着区块链的产生,第一次用技术的手段解决交易中的信任问题,实现了为交易背书。而墨客公链平台的正式上线,通过互联网与区块链的结合,可以产生类似互联网和共识协议的效果。

      MOAC公链借助互联网提供了一个无所不在的联通网络,我们可以借助MOAC主链的原子跨链技术,链接各个价值局域网,构建出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资产交换和价值交易的价值互享网。

      MOAC(墨客)底层公链平台的正式上线,曾经引发井通持有者的分流担忧,其实是杞人忧天了。井通墨客并蒂莲,本是同根生,无需相煎急!相反,墨客的成功实践,回头给井通带来的升级赋能,给井通前期持有者带来前所未有的惊喜。

      2019年6月25日,井通公布发展路线图:


      井通将与墨客硅谷团队再次强强合作,共同推进井通区块链系统的升级计划。升级计划的目标是将目前支持的用户量提升两到三个数量级,可以支持十亿级别的用户量和百亿级别的物联网节点数。井通计划通过水平扩展和垂直扩展的体系架构,实现网络的扩容和发展。

      2019年10月25日,《新闻联播》的一条消息搅弄风云,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让“区块链”这个科技前沿名词瞬间火爆。

      其实,中国最高层并非首次提及“区块链”,最高领导人早在2018年5月28日两院院士大会开幕会上讲话有言在先:“进入21世纪以来,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的时期,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、重塑全球经济结构。以人工智能、量子信息、移动通信、物联网、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······”

      只不过当时“区块链”这三个字淹没在文山会海之中,不为人关注罢了。

      2019年10月24日则有所不同,整个中国最高决策层专门围绕一个前沿技术展开集体学习,规格之高前所未有,重视程度前所未有。

      最高领导人在主持学习时,做出一个重要判断: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延伸到数字金融、物联网、智能制造、供应链管理、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。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。

      提出一个明确要求: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,明确主攻方向,加大投入力度,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,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。

      在技术研究、产业发展、产业融合、技术规范四个方面,最高领导人都做了具体部署。可见从2018年5月28日到2019年10月24日,在这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,区块链必有非同寻常的发展足以大用,才可能简在帝心。

      为什么两院院士大会还只是提到“······以人工智能、量子信息、移动通信、物联网、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······”,将区块链和其他信息技术相提并论,而在集体学习时就明确“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”这一至关重要的地位呢?

      在这里,我们需要关注一下10月24日之前新华社和其他几家重要媒体的专访活动:

      6月22日,新华社第1次专访井通科技创始人:http://t.cn/AipGBqqL
      6月26日,国盛证券专访井通科技创始人:http://t.cn/AipEyPWQ
      7月11日,新华社第2次专访井通科技创始人:http://t.cn/AiWhqYCt
      9月11日,权威杂志《中国金融》专访井通科技创始人:http://t.cn/AiEKhVS

      9月26日,新华社第3次专访井通科技创始人:http://t.cn/AinOG8G6

      对照井大的专访文稿内容和10月24日集体学习讲话精神,细心的大家也许能发现一些什么······

      再次回顾历史的进程:

     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,中国民间广泛参与,官方无动于衷;

      2014年井通科技布局无锡,开始默默耕耘;

      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叫停了国内所有代币融资项目,责令所有境内数字货币交易所限期关闭,并停止新用户注册;

      2018年4月30日,MOAC(墨客)区块链底层网络上线运行;

      2018年5月28日,两院院士大会,最高领导人公开讲话首度提及“区块链”;

      2019年6月22日至9月26日,MOAC(墨客)创始人井底望天密集接受新华社等媒体采访;

      2019年10月24日,中央集体学习“区块链”,最高领导人强调:“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,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。”

     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    在2020的元旦瞻前顾后,做到心中有数,2019年10月24日的集体学习可谓政策底,已经为区块链的佼佼者吃下了最大一颗定心丸。

      未来已来,“墨”然回首,无需相煎急!

      墨客战士
      大制作,大手笔
      回复

      写的很好!

      回复
      […] “墨”然回首,无需相煎急!(神州小牛氓)  […]
      回复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