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综合生活 综合生活 关注:37 内容:285

    20180708-风弦-新加坡经发局的到访-高捷成的故事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综合生活
    •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一行到访井通科技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yf-SFeljwgO_zny7JcVrQw
      风弦:风弦:大家好,说一下新加坡政府到访的事情
     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,在新加坡的地位,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发改委
      去年94之后,新加坡政府发现,咦,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区块链基金呢?好像我们政府也没大规模招商呀
      后来了解到是这些区块链企业基本上都是被中国政府“赶出去”的
      既然中国政府不愿意要,那新加坡还求之不得呢
      于是他们的政务系统开始行动起来,去考察中国的区块链市场
      进过多方的情报收集,对比,调研,选择了一些公司考察,其中一个是井通
      那新加坡政府想做什么呢?

      风弦:新加坡的整个面积不过800平方公里,他们说,我们想到的任何场景,在中国基本都有人干出来了。
      但是,但是,区块链最适合的场景:金融领域,在很多国家不合法。而新加坡正好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,和伦敦,香港,纽约等开展国际竞争。他们也想在大国博弈的过程中中获取一些好处。这个在历届新加坡的政策中,有非常明显的体现
      之前接待过新加坡的底层技术创业团队Zilliqa,他们的技术在新加坡,ICO在新加坡,但是跑到中国来。因为新加坡的市场太小了
      所以聪明的新加坡政府提出,对于你们在中国发展有困难的这些场景,是不是考虑一下来新加坡发展呀?我们在政策上主动作为。去年中国的企业是被赶出来,现在我们希望招商过去。也希望能够帮助你们能够进行国际化的发展
      这其中一个非常最要的场景就是跨境汇兑

      小黑龙:这不正好是井通的强项吗

      风弦:之前井通在大陆的金融圈子里面,由于18模对于行业的错误引导等原因,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也缺少亮点。金融系统的门,一直也没敲开
      风弦:@小黑龙 是的,正是井通的强项

      泰山哥:井通跨境支付已经和宁波合作了,现在还有几个自贸港在谈落地

      风弦:而今年开始探索的国际化发展,就是不等不靠不要。在国内做不到的地方,要主动走出去,开拓根据地
      上个月在瑞士,和瑞士银行,瑞士电信等企业也交流了。瑞士的金融环境也是非常友好的。目前也正在筹备欧洲的节点计划
      下半年的国际交流,我们也会引进来一些。团结国际友人。

      录音事件和随后的撕逼大战,标志着币圈的正式分野
      风弦:大家有信心,笑来录音事件后,我再说说最近和币圈的一些人士交流的一些感悟
      币圈里的大佬,原来约不上的,现在开始主动过来了
      这个录音事件和随后的撕逼大战,标志着币圈的正式分野。
      而这背后的一些操作,远非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
      笑来话糙理不糙,说的是大实话。还有很多没法讲的

      小黑龙:币圈其实也是很封闭的一个群体,排斥后进者和外来者

      风弦:相比起来,小甜甜,虽然币价表现上让人不满意,但是和币圈的各种无底线的操作,最少从节操上,好上一个数量级。持币者的角度来看。也许正是这种节操感,才让币价如此低迷。
      这里面的故事,写100本小说都不过分
      币圈让大家看到的是真相,有假象,但永远不是全部
      挣钱的秘籍,谁愿意免费奉送呢?倒是井大真心带着大家认知精进,日拱一卒,踏实做事,很多人还不知足。币圈比惨的一天到了之后,大家再来看看当时自己说的话。

      风弦:@小黑龙 币圈很多时候,表面大打出手,下面愉快的分钱
      另外,币圈的牛人,抛开道德判断,你不得不佩服人家的智商,智慧,手法等等,真是碾压韭菜十个数量级以上。
      即便没有区块链,这两种人PK的时候,韭菜还是韭菜

      给你说个最近的真事
      有币圈的大佬挣得钱太多之后,韭菜想要的飞机,嫩模神马的,人家都有了之后。你猜干嘛去了?
      这里面很多人是不信仰区块链的

      Zakk :转移资产?移民?

      风弦:@Zakk 国外太无聊,哪有中国这么精彩的生活
      出去带半个月都受不了
      这和我之前以一个韭菜的思维想的一样,我要有钱了,我要有钱了,买飞机,买黄金,NM,什么的,哈哈!但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
      风弦:@Zakk 币圈真正的牛人是不见光的
      这些看起来当老大的,很多是马甲。操盘手不会露面的

      贝贝衣裳:他们拿钱干嘛去了呢

      风弦:开饭店
      还有很多其他的操作
      暂时就不多说了
      中国真的不缺乏会挣钱的人,但是就像井大十年前说的,你看这些有钱人的精神面貌,拿着钱去干嘛

      风弦:为啥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,觉得中国人傻大很粗,就是有钱的傻逼
      你指望中国的王健林去搞高科技么?
      同样这一批致富起来的“大佬”,由于精神面貌的原因,同样不太可能在中国的下一波科技发展中发挥力量。而我们这样自力更生的力量,也正是我们的机会。
      如果纯粹炒币,想挣快钱,短期内,小甜甜未必是最好的选择
      如果想享受时间的价值,当中国的区块链发展起来,到时候可以对儿子吹吹牛逼,做价值投资,小甜甜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
      问问买过ripple被洗掉的人的感受吧

      高捷成的故事
      风弦:关于金融的大国游戏,给大家讲一个历史故事
      关于金融的大国游戏,给大家讲一个历史故事:http://app.njdaily.cn/?action=sh ... &controller=article

      风弦:高捷成致叔父书(1937年4月10日)
      这封家书是高捷成于1937年4月10日在延安,写给叔父高开国的信。
      自1932年3月离开家乡,高捷成已经六年没有与家人联系。他在信中写道:“在这六年中东西奔波,南北追逐,历尽一切千辛万苦,雪山草地,万里长征,在所不辞!无非为的是挽救国家的危亡!志向所趋,海浪风波在所难阻!”“誓不求中华民族之解放,当不为中华民族皇帝子孙之一人!”铮铮誓言,感天动地,反映出中华儿女誓死不当亡国奴的强烈民族自尊,代表了共产党人挺身而出、勇赴国难的崇高革命精神。
      高捷成曾于1929年到叔父经营的百川银庄协助理财,其间暗中抽取资金二万多元,资助共产党领导的闽南游击队。参加革命后,他南征北战,却时刻惦记着所欠叔父银庄的这笔款项。在信中,他告诉叔父“国家得救,民族得存,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”,充分显示了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。
      背景资料:
      高捷成(1909-1943),福建漳州人。1932年4月,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随红1军团到达中央苏区,从事银行工作。同年5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4年10月参加长征,随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,随后进入红军大学第1期学习,并创立军队会计工作制度。全民族抗战爆发后,随八路军129师赴冀南敌后抗日根据地,筹建和领导冀南银行,并同敌人展开了金融战,是我党金融事业的奠基人之一。1943年5月,在反“扫荡”战斗中于河北内丘壮烈牺牲,时年34岁。

      风弦:在国家民政部的首批53位烈士名单中,高捷成是唯一一位金融领域的
      当时在我党创业初期,军事人才多,但是能够打金融站的人才,极度匮乏。我党面临的不只是军事斗争,还有金融斗争
      在高捷成的夫人19岁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高捷成了。
      后来国家发的3000元抚恤金,全部捐献给国家。

      我所欠挂百川银庄二万多元的债,时刻记念在心,本利至今当在三万余。国家得救,民族得存,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,望勿挂念、怨恨,谨此奉达!

      风弦:高捷成曾于1929年到叔父经营的百川银庄协助理财,其间暗中抽取资金二万多元,资助共产党领导的闽南游击队。参加革命后,他南征北战,却时刻惦记着所欠叔父银庄的这笔款项。在信中,他告诉叔父“国家得救,民族得存,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”,充分显示了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。

      风弦:高捷成那个时候,二十多岁,所作出的担当,每每想起,真是热泪盈眶。
      现在我们这一代年轻人,所面临的金融斗争,更多在科技领域展开,已经是升级版的金融战争。我们靠谁呢?

      20180708-风弦-新加坡经发局的到访-高捷成的故事

      风弦:@一起摇摆 这是2012年的周报,井大为什么带领我们出发,我们是谁,我们要往哪里去?
      风弦:从2008年开始读井大的博客,在这十年里,亲眼看着高铁网发展起来,中国的高铁网等于全世界第二到第十名的总和。4G网络全球遥遥领先。
     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落实,等等
      这些我们作为井粉看到的感觉,是和其他人看新闻不一样的。
      我们从井大那里得到启发,有所期盼,逐步实现,尤其是出国之后,感受到的那种骄傲感,真是作为当代中国青年的最大的幸福和自豪!

      20180708-风弦-新加坡经发局的到访-高捷成的故事

      20180708-风弦-新加坡经发局的到访-高捷成的故事

      风弦:@Zakk 上面这个来源于2012年的周报的第十一期,这下面还有一段话

      风弦:再分享一段宇宙第一大行爱存不存(ICBC)的领导在一个小圈子里的交流
      中国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,一定是要建立自己的金融体系的。那么ICBC以后要开500个国际分行的话,请问这500分行的行长,谁来担当?

      我们有这么多钱,有足够多的钱,有把全世界买一个遍的钱,但是我们有这么多可堪胜任的人才么?
      这句话,井大可是6年前就提醒过大家了。练好本事,我们这个时代,身处中国国运昌盛的时代,真的不缺机会,不必那么焦虑。
      这个问题,井通再发展的过程中同样也遇到了,我们的社区里的粉丝众多,但是我们今年考虑要国际化发展的时候,发现可用的力量还是比较弱。
      @小黑龙 第一步是我们自己原来社区的节点,这是井大照顾大家
      第二步是外围有资源,有技术的,大家能争取的,先去争取
      风弦:@互相互助 计划中,但是需要点时间
      风弦:@春 找我订或者找编辑部的@Zakk 都可以
      区块链社会学
      https://www.jianshu.com/c/170c62 ... e&utm_source=weixin
      风弦:大家好,这是我日常维护的一个专栏,在工作过程中,对于区块链的一些理解和思考,写在这里分享给大家,一起交流,共同进步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