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2018-12-16 -井底望天-变法年的新年展望

      通常要展望新年,肯定会回溯一下还没有过完的旧年。虽然我们还是活在当年,但是日历依然在,人事亦全非

      2018年是农历的戊戌年,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变法年。所谓变法,就会想起董仲舒的天不变,道亦不变。可是道不变,法仍然需变,若法不变,道将不存。变的原因,在于大家面临的困境必须突破。如果无法有效突破,结果就是每年都是最难过的⼀年。


      当我们看世界局势,通常会主要关注北半球。北半球,大致可以分为北美、欧洲和东亚三大板块。

      北美

      如果大家先看北美板块,尤其是美国的话,其主要困境,在于美国的精英们仍然希望维系美国独⼤的PanAmericana的世界秩序,但是美国的一般民众,却因为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带来的产业空心化,影响了基本生活水平,出现反全球化的孤立主义行为。在这个背景下,如何解决产业空⼼化,就是重新振兴美国的制造业,通过各种贸易保护政策来推进国内就业,是重大政策关键。在这个问题上,美国目前有两⼤解决思路。


      大家知道,最近的几大技术突破,就是美国能源行业在页岩油⽓的技术上取得突破,导致了美国从能源进口国,变成能源出⼝国。那么一派认为,美国应该利用自⼰在能源上的廉价优势,在全球竞争上击败欧洲的德国和东亚的日本,重新确⽴美国在高端制造领域的垄断力。


      另一派的思路,就是传统军工能源复合体认为应该廉价出⼝美国油⽓到欧洲和东亚,彻底摧毁俄罗斯和中东在能源上的影响力,而实现美国的地缘战略利益。


      目前来看,貌似军工能源复合体的意见占了上风


      当然美国更长期面临的困境,是可以称之为内部殖民化的现象。目前因为制造业的丧失,导致美国白人郊区重现了上世纪80年代的大城市黑人社区衰亡的情况。其中一个标志性现象,就是介于45-55岁的白人中年男性大规模非正常性死亡。根据统计数字,美国白人中年男性的非正常死亡超过50万,是和平时期大规模白人死亡的第二大事件,仅次于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时期。


      这种白人社区衰亡的现象,加上大规模合法和非法拉美裔移民人口,再加上高出生率,将在大约2030年,导致白人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,降低到50%以下。而从2030年开始,白人出生率下降,将会出现净人口的下降。这个内部殖民化,可以大致类比于中国历史上的五胡乱华阶段。


      这种在文化上无法同化对方的情况,会导致美国的主流文明,将从西北欧为主的新教体系,变更为拉丁美洲天主教体系,或者两者共存体系。因此带来的社会和经济变化,以及科技竞争力能否维持,都将打上大大的问号。


      也许一个指标性因素,就是在基础教育中,剔除数学等强调科技教育的成分,让美国教育的含金量出现下降。而教育素质下降的人口,又会倾向于通过行政手段,用自己的选票来瓜分社会利益。这种因为文化背景、族裔背景的不同,延伸到经济模式的认知不同(比如私人企业对决政府福利),最后将导致深刻的社会鸿沟出现。因此,目前大家看到的社会割裂,还只是一个预热而已。


      欧洲


      再看看欧洲,同样面临北非和中东伊斯兰教人口的移民,以及这些移民的后代在欧洲各国,文化上无法融入,变成大城市贫穷人口的局面。虽然欧洲的这种内部殖民化,相对于美国要轻微(大概美国会看到25-45%的外来人口,欧洲看到15-25%的外来人口),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,文化冲突的表现,要比美国的内部冲突更加激烈。欧洲社会本身,由于长期无法解决就业问题,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类纳粹的右翼势力的崛起。这种崛起,首先反应在原东欧地区,会出现比较强的冲击。西北欧会相对好一些,但是也会增加社会的冲突分贝。


      东亚


      最后看一下东亚,处于经济高端链的东亚各国,基本上是传统儒家混合西方科技文化的复合体。而处于发展阶段的各国,基本上是小乘佛教和温和派穆斯林国家,貌似更容易找到兼容的空间。


      东亚面临的挑战,一个是中国本身,通过30年的努力完成工业化之后,已经处于经济政治外交国防,都在向外扩张的阶段。如何在这个过程中,管理好和邻近国家之间的利益分割,如何找到区域性的协作模式,如何做好市场统一整合,都是挑战。


      另一个就是中国的今天,相对于1900年的美国的工业化完成,更多的是依赖于制造业的规模化经济效应,并没有完全掌握自身所需要的大部分科技能力。因此如何通过各种政策工具和市场手段,来达到科技能力和产业水平的升级,从而和其他世界主要经济体能够进行科技上的平等竞争,这也是一件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

      最后,就是如何在这个力量外行的过程中,处理好中美之间的博弈,避免出现使用过激的竞争手段,在不同时间达成不同的妥协,最终形成全球的多极化共治模式。

      在明白整个大方向之后,我们可以大致看看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。


      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

      第一个,类似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改革起始于包产到户的农村土地确权,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,是建基于互联网+的数字经济的数据确权。在这个过程中,个人的数据财产被确权、被加密、被打包、被交易。然后在侵权的情况下,可以靠溯源来维护个人权益。在这个中间,区块链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等,都会变成基础技术。

      第二个,就是在物流进入高速流转,依靠无人器(无人机、无人车、机器人等等)的情况下,信息流也通过5G等通信提速,而出现万物互联,从而对整个社会的运行、管理、规划和发展,提供更准确和更及时的信息归集,从而将社会经济活动,从工业时代的资本主驱动变成信息时代的数据主驱动。

      第三个,就是各种传统行业,将在数字化和高速化的影响下,进行产业转型,从而诞生出全新的社会经济模式。一切无法适应这种转变的企业,将逐渐走向消亡。


      新年展望1: 

      因应周报要求,写了一个很干也很涩的新年展望。在这里共享一下,也收集一下大家的问题,更好地开拓一下思路。

      通常要展望新年,肯定会回溯一下还没有过完的旧年。虽然我们还是活在当年,但是日历依然在,人事亦全非。

      2018年是农历的戊戌年,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变法年。所谓变法,就会想起董仲舒的天不变,道亦不变。可是道不变,法仍然需变,若法不变,道将不存。变的原因,在于大家面临的困境必须突破。如果无法有效突破,结果就是每年都是最难过的⼀年。
      而今年的最难过,主要是2008年年的金融危机,并没有被有效突破。

      新年展望2:

      可是历史的进程,也是一环一环紧紧相扣的。今天的困局,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了主流经济模式的面临崩溃的边缘,靠的是美联储和其他各大央行的释放流动性,以及中国的四万亿托盘。病急之下自然顾不上考虑后遗症,那么当传统金融杠杆的扩大,积聚了过大的隐患,而加上招式过老,信用扩张的回报率边际效应无效,就要求对流动性进行适当收缩。而目前的难,就是这样的双向压力的结果。现在既然新驱动力还没有成型,那么就要喊一声,马儿呀(美联储和各家央行),你慢些走,慢些走。。。

      新年展望3:

      那么美国这10年来的主要政策,也就是靠美联储的流动性,支持股市的飞涨和部分热点地区的楼市的回暖,来等待其他的实体经济的恢复。中国的主要政策,就是在新行业的各个枣子树下,去捅一杆子,看可以落下多少枣子来。然后一看收成不够,就定点放点水,打点鸡血,托托底。当然了,不少水都是最终汇聚到房地产洼地,维持住了很多地方政府,可以保持鼻孔在水上面呼吸。而地方局部性的金融危机,也从温州啊,东营啊这些地方,分期释放。因此控制金融风险的积聚,和不定期需要鸡血托底,会有人觉得政策摇摆不定,其实就是你开车的时候,需要踩下油门,需要踩下刹车,交替略有些频繁而已。

    • 4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08
    • 彬哥咫尺天涯随心颜瘾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